•  
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九五至尊娱乐城老品牌游戏 >> 企业文化 >> 金陶文苑 >> 母亲的“真理”

        母亲的“真理”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5年3月11日 10:49

         又进腊月,年味扑面而来。浓浓的乡土气息,一浪高过一浪,母亲那质朴的话语时刻警醒着我们,永远不变的母亲真理萦绕耳畔,再思,又忆起儿时记忆......

            家在农村,父亲是普通的矿工,母亲是地道家庭主妇,抚养我们兄弟姐妹四个,而日子总是在清贫之中度过。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为子女能够健康成长,聪慧的母亲在打零工之余,想到了养猪。于是养猪变成了家里一项重要工作。每年腊月,就是我最高兴的时候,不但可以穿新衣服,最主要就是这时好吃的随意的吃,用当地土话说:“那家伙,相当的,猪肉炖粉条可劲造。”

           腊月小年之前,我家的小小的四合院,在一盏白晃晃的白炽灯下,被早早请来的三姨夫嘴里叼着香烟“嚯嚯”的磨着那把铮亮的杀猪刀,不时的吩咐父亲和我们这些半壮小子拿这拿那,颇有些大将风度。卸去的门板有了新的用途,瞬间变成了杀猪的案板,外屋锅里水滚开着,烧柴火的烟气混合着开水的蒸汽,使屋里变得雾气昭昭。在三姨夫呐喊声中,全家老小齐上阵,养了一年的大肥猪被勉强的抬到案板上,“快按住猪头”“老三,你使劲啊,抓住猪蹄子”。而大肥猪拼命地的叫:“舅(救)啊,舅(救)啊”,三姨夫说:“别说叫我舅,就是叫我舅姥爷也不行,早死早托生”......“扑哧”就是一刀!

           这时候,最难过的是姐姐,每天帮着母亲喂猪,夏天采野菜,秋天捡谷穗。大肥猪死的相当的痛快,到末了没吭一声,单看它脖子上的刀口,就可以判断三姨夫刀法精湛,经验老道。猪血足足淌了一盆儿,母亲跑过来撒了一把盐,使劲的用筷子搅拌,父亲解下绳套儿,大家七手八脚把肥猪往锅里送,边送边剐,边剐边翻,剐的是猪毛,翻的是热闹,一眨眼儿,黑猪变成白猪。大肥猪又被重新抬到案板上,猪的身上冒着热气,热里还透着一点腥,腥里透着一点香。而我的脑海里却是想象力丰富,猪的每个部位都透着不同的味道。三姨夫默不作声,手脚麻利的抓起小腿脖的白猪皮儿,咝的一下划出三公分左右的小口,同时甩出一句话,:“快拿长铁棍来!”顺着口子贴着猪皮使劲的戳,戳完之后,甩开腮帮子吹出浑身的力量,我和二哥负责敲打猪皮,使其皮肉分离。姐姐也不再伤心,快速的往这个被吹的圆圆鼓鼓的肥猪身上泼着凉水,大哥也拿起剐刀剃去遗留的猪毛。接下来就是开膛破肚,摘取“灯笼挂”(地方语言,即猪的心肝肺)、扒肠翻肚,刀卸八块等零碎的细活,而母亲却是计算着,这块肉给小姜,因为前些日子家里没钱,去小姜家“倒隔间”(方言:借钱);这块给后院大姨家,打零工时没少帮助我;这块可以三十做红烧肉,那块卖了准备孩子们的学费.....一斤一两精打细算.母亲详细做着计划,生怕遗漏了什么。帮助过的,感情好的,条件差的,母亲总送去那自己也很少吃的猪肉。我们几个瞪圆了眼睛盯着那锅里翻花的猪肉,谈论着如何美餐。这时候的小院充满了欢声笑语,好像拥有了猪肉就拥有了整个年关,就拥有了全家幸福和美满。

          “过年杀猪,杀猪过大年”这是母亲颠扑不灭的“真理”。这句话好像存有灵气,总能警醒我要学会感恩,记住在我困难时伸手帮助我的人,而在我工作时也总能交到真心实意的朋友,读懂了母亲的真理就能感到她的话语和蔼可亲。也总能用她勤劳、淳朴、善良的品质教诲着我们长大成人。母亲在哪,家就在哪,慈爱就在哪。母亲在,就能团团圆圆。(综合部 郭兴龙)

        所属类别: 金陶文苑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